2013/07/22

阿里不是郎



餐飲料理、有線電視、人造衛星…,冠上「阿里郎」(아리랑,Arirang),便表徵韓國(朝鮮)民族文化。在日本,韓裔人士成立了聯繫韓國、朝鮮和日本人的「文化中心阿里郎」(文化センターアリラン),發行《アリラン(阿里郎)通信》刊物。紀念四百年前朝鮮通信使出訪的「嚴原港祭對馬阿里郎祭」,是長崎縣對馬市每年八月的大慶典。今年年初,由於日韓兩國對佛像歸屬問題懸而未決,停止了往來活動,連帶地,「阿里郎」的名稱也被削除,成為「一掃泡菜之色」的「嚴原港祭」。
日本「去阿里郎」的事件,和近幾年中國和韓國爭相熱擁「阿里郎」相比,微不足道。2011年,中國國務院將朝鮮族民謠「阿里郎」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,引起韓國關注。早在2009年,韓國便曾經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,將國內現存最古老的江原道「旌善阿里郎」歌謠登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,當時並未列進審核。此後,大學、國立民俗博物館、旌善阿里郎研究所、韓民族阿里郎聯合會等等公私團體,經由主辦各種大大小小的國際學術研討會、展覽會、音樂會、演唱會、慶典活動,韓國積極地推廣「阿里郎熱潮」,並且把中國的競爭視同加強「申遺」的動力。
2012年12月,包括「旌善阿里郎」在內的不同地域風格和唱法的「阿里郎」,例如珍島、密陽、忠州的「阿里郎」,以及歌詞的疊句形式,全部被收納入「阿里郎」的範圍,向聯合國「申遺」成功。
「阿里郎」是值得珍惜和分享的人類共同非物質文化遺產,在東亞乃至全球傳唱未歇。大家曉得「阿里郎」是什麼意思嗎?
或許受到漢字翻譯的影響,聽到「阿里郎,阿里郎,阿拉里喲」的歌聲,總以為「阿里郎」是個人名,難怪在中文世界裡,會把「阿里郎」解釋成「我的郎君」;再加上歌詞裡有「翻越山嶺」,於是又說「阿里郎」是山名或地名。
請教了韓國友人,回答說:「沒有特別意思的。不是指人,也不是明確的地方。」
這就怪了!怎麼和中國人的理解不一樣?還有幾個淒美悲慘的故事被附著在「阿里郎」的歌曲裡呢。
2012年4月,韓國國立民俗博物館的「阿里郎特展」蒐集整理了相關的史料和文物,我才明白中國人對「阿里郎」「相當然爾」的理解,其實有很大的落差。此特展後來在日本、美國和俄羅斯巡迴展出。
「阿里郎」(아리랑)三個字是韓語「音譯」,韓國學者研究它的語源和原意,提出了許多迥然的見解,包括來自 標注「我離娘」(아이랑,Airang)、「我耳聾」(아이롱,Ailung)、「樂浪」(락랑,Rakrang)等等;也有學者認為「阿里郎」只是歌謠引首的起興感嘆之聲,沒有具體的含意,林林總總,共有十多種可能性。比較常被提出的「我離娘」說,是基於歌詞裡有分離的內容。而「我耳聾」或「啞耳聾」,則是傳說朝鮮時代末期興宣大院君重修景福宮時橫徵暴歛,激盪民怨,於是百姓哀呼「但願我耳聾,不聞願我耳聾」。這些近似的發音,逐漸演變成如今的「阿里郎」。
不管是哪一種可能性,歷史記錄裡的「阿里郎」都不早於十九世紀末,其中有西洋傳教士的記載,也有韓國文人的筆記叢談。即使誕生流傳於民間,所謂「始於高麗時代(十一世紀)」、「千年阿里郎」的說法,都嫌誇張。
現在普遍歌唱的「阿里郎」屬於京畿道的曲調,有三段歌詞,最常唱的是第一段:
아리랑 아리랑 아라리요
阿里郎,阿里郎,阿拉里喲!
아리랑 고개로 넘어 간다
阿里郎,翻越了山頭
나를 버리고 가시는 님은
棄我而去的你呀
십리도 못가서 발병난다
走不到十里路腳就病痛
這段歌詞見於1926年羅雲奎(1902-1937)導演的電影「阿里郎」,劇情敘述參加韓國「三一獨立運動」的男主角被捕入獄,遭受折磨,精神大受打擊。他出獄後返鄉休養,不料妹妹被鄉裡親日派的惡棍強暴,他殺死了惡棍為妹妹報仇,也再度失去了自由。充滿反殖民色彩的主題,搭配怨怒、詛咒和傷心的「阿里郎」歌謠,很快風靡了全國。
「阿里郎」的強烈抒情意象,很能傳達被辜負者的失落和憤恨。本來的悲情基調,在2002年世界杯足球賽中,尹道鉉樂團用搖滾風嘶吼出「大快人心」之感。2012年倫敦奧運會,則有金昌完樂團高唱,為韓國選手加油助陣。可以想見,2018年平昌冬季奧運會,「阿里郎」的歌聲又會再度響起。
知道了「阿里不是郎」,別介意,就像金基德導演自拍的電影「阿里郎」,直視自己的情感和思想,喜怒哀樂時都可以來唱一段「阿里郎」,咒罵那人生中總免不了的遺憾,真解氣!

(部分內容刊2013年8月18日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)